加入我们

新闻动态

直面信仰,体会永恒的快乐丨我学《论语》讨论会

2020年2月6日20:00,孔阳国学堂网校举办了新一年的第一次讨论课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此次讨论课打破了班级与会员之间的限制,面向全学堂开放。讨论课邀请了孔阳先生到场参加,以王舒墨、田九七、张珂三位学友为分享人,并有200余位学友线上参与。

三位分享人都追随孔阳先生学习十年以上,并都为《论语精读》课程的资深传习学友,主持过《论语精读》讨论课数百次。但共同分享自己学习《论语》的心得,对他们而言,还是第一次。

讨论课进行了2个多小时,过程十分精彩,现场氛围热烈,结束后,学友们表示仍意犹未尽!

 

精彩回顾

分享人:王舒墨 田九七 张珂

王舒墨学友分享

跟随孔阳先生学习儒学十二年

孔阳国学工作室执行长(海外)

哈佛大学神学院硕士生

点此了解更多信息

王舒墨学友在分享之前引用了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「如果你的生命的某个瞬间,你感到你生命的状态就是经典中那句话的状态,那句话才是你的,经典里的这句话才是你的了。」他说:「今天讲的是这句话变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或者说,这句话进入到自己的生命中了,今天讲的是这样的话。」

他印象最深的是先生讲射箭的例子:

先生讲人立志啊,就像拉弓射箭,箭射出去,开弓没有回头箭,这个箭射出去了,直奔靶心而去,靶心是什么?是人的精神生命。是人对仁爱,对闻道的追求。这个箭射出去了,人的生命方向就确定了,那时候感到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。

舒墨学友四中参与国学社活动留影

整部《论语》学完之后,舒墨学友谈到了信这个工夫,他打了一个比方:「就像你坐在四十厘米深的水里,呛水呢,有个人说,你站起来啊,你说我怎么站起来啊,当这个起作用的时候,它就是那么真实,你的天地就不一样了,就是再造乾坤作用。『我欲仁,斯仁至亦。』如果那一刻,一瞬间能相信这句话,就可以。」同时,舒墨学友也谈到,「抱定这句话『我欲仁,斯仁至矣』有问题。如果当日常工夫来用,你很难保持清晰的始终追求仁的状态,这个东西不好把握。所以一定要讲礼,讲收放心才完整,才能做下去。本身的作用非常重要,信本身很重要。」

最后,舒墨学友就「道经师友」谈了自己的感受:「道由师传,经由师解,友由师教。离开老师的传授,道经友,都变成不可能。师道在这里是处于绝对的中心位置。这不意味着我们变成了上师佛教。我们由师学道,由师解经,由师交友。道经师友,四个柱子牢不可破。」

 

田九七学友分享

跟随孔阳先生学习儒学十年

曾任孔阳国学工作室执行长

北京大学学士,目前在日留学

点此了解更多信息

九七学友也是从高中开始便跟随先生学习儒学,当时他「感觉在生活中,自己面临很多困境,内心经常没有真正的喜乐和安宁,感受不到精神的自由,可能比别人都要觉得困难,需要学习儒学。」因为「进入国学讲堂的道场氛围中,明显感觉到,门外自己的烦恼,种种内心的不安,完全被超越。这里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似的。感觉非常彻底的快乐,一种永恒的快乐。」

北京四中国学社读经留影

九七学友具体谈了自己当时遇到的问题,比如说长时间的看电影玩游戏,同时也有对未来的恐惧和逃避;一方面是对于崇高精神的渴望,另一方面对自己物欲的沉溺、对自己非常多缺点的不满。甚至,他感觉自己的信仰出现了危机。对比自己优秀的学长学友心怀嫉妒,但是又发现他们也不是完美的,不会犯错,这时候又有一种傲慢生出来了。可是嫉妒、傲慢的心理让他觉得自己修养很差,因此不断地陷入痛苦之中。

这一切的痛苦该如何解决呢?九七学友在《论语》中找到了答案:「至今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《论语》中『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』『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』这两句经文。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面对《论语》这部书,而不是看着别人。我们在求道路上,自己一个人走非常快乐。如果看别人,评价别人是感受不到永恒的快乐的。这时求道中断。九七感受到求道是自己的事情,用工也是自己的状态。儒家是向内用工的状态,每分每秒,当下有没有礼?有没有仁?当下是否是用工的状态?这样才会感到快乐。」

 

张珂学友分享

跟随孔阳先生学习儒学十一年

孔阳国学工作室执行长

博洛尼亚大学法学硕士

点此了解更多信息

张珂学友说自己是一个对儒家学习抱有自卑感、习气深重的人,可是今天再回看的时候,「发现我这样的一个人也能进入儒家。那一刻突然意识到,先生讲的《论语》,不要求你有过高的资质,不要求有很深重的学术背景,都不需要。就我这样一个普通人,有那么一瞬间,对自己略微俗气的生活不满,希望我的生命也能感知一次无私、宏大、温暖、全然光明的时刻,有这样的一瞬间,这样的人就可以学习《论语》。」

随着不断地学习,张珂学友听到了先生教做工夫的方法:「找一点时间,独处的时候,沉浸下来,沉思一些事情,形成这个习惯。先生到现在也常说,每天找一两个小时,只有你自己,独立地面对信仰的一个状态。我就是从这样一个节点上,翻出了学习知识的状态。孟子说人有一种夜气,就是半夜醒过来,人的头脑非常清醒。白天困扰他的所有事情都放下了,头脑很清明,但又不是失忆的状态,头脑就像水一样映照出天上的月亮。听先生讲《论语》时,我这个状态就出来了。这个状态带着自己学习《论语》,开始有做工夫的感觉。我自己很沉迷在这个状态中。二十多岁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属于我的东西,但此时此刻,这样一种平静的,映照夜空,天地之间,只有你自己独自面对着信仰的时刻,是独属于我的,而且是我最舒适的一个时刻。」

在外求学多年,张珂学友背包中必带的书

在学习《论语》的过程中,有一句话特别打动张珂学友:「先生说你们把儒学放在什么位置,你就有什么收获。扪心自问,儒学是不是我生命之中,时时刻刻不可或缺超越生命的高度?其实并不是。可能在和学友一起吃烧烤、聊天的时候,和父母发生矛盾的时候就掉了。在那一个时刻,我在儒家是没有收获的。所以我现在保证每天2小时左右《论语》录音的学习。哪怕一整天,22小时都掉了,其实尽量保证全部都在,哪怕22小时都不在,这2个小时能把我叫回来。我学《论语》到今天,感觉我在越来越多的时刻把儒学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。这是《论语》给我最大的收获。」

 

Q&A 提问环节

Q1:

当生命遇到困顿时,如何从困顿中走出来,如何让生命有一种牵引?

首先当然是自己那种仁爱的状态,「我欲仁,斯仁至矣」的状态得有,但其次可以来寻求儒家道场的夹持,寻求先生、学友们的夹持,这是很重要的,因为我们个人有时候处于习气中,状态没有起来,此时要去寻求道场的帮助。

 

Q2:

为什么要「礼」?道是绝对的,礼应该是类似习俗或者文化之类的东西,也就说礼是相对的,可变的,那么相对的东西怎么叫直达天道呢?那为什么「一定」要学礼呢?

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。礼的的确确是相对的,可变的,是形而中的。但是礼是当下、此时此刻,道在形而中的体现。或者说礼是通往形而上的梯子,也就是说此刻此刻你怎么做,是不是修形而上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,那称为礼。礼的根源在于道、在于形而上,而不是在于习俗、文化这种形而中的因循和传承。这个意义上我们说礼是直达天道的,并不是指形而中的习俗和传统,至少不完全指那个层面。建议您去听《儒家要义》课程的《止于礼》《形中论》的录音。

  图文编辑:肖俊俊、曹晓璇

鸣谢:邵玉萍、司徒瑜

查容、钟章铭、王宏煜等学友

孔阳国学工作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07949号-2